<em id="8ob50"><menu id="8ob50"></menu></em>

<b id="8ob50"><acronym id="8ob50"><strike id="8ob50"></strike></acronym></b>

      1. 寧夏紀委監委網站
        首頁 > 2019版 > 廉政教育 > 以史為鑒 正文

        以史為鑒

        在故事里領略先秦女性的智慧與魅力

        稿件來源: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發布時間: 2020-03-06 | 打印 | 字號:TT

          為母之教

          先秦時代,名賢輩出,齊桓晉文、孔孟老莊,我們都已了然于胸,但仔細想來,我們熟悉的先秦名賢大多為男性,對于這一時代的女性,我們似乎就沒有那么熟悉了,這篇文章講述了五位先秦女性的故事,希望讀者能從中感受到先秦女性的光輝。

          先秦女性中,最著名者也許要推孟母了。孟母三遷為孩子選擇良好的教育環境、孟母斷機以誡子學習應持之以恒的故事,讀者已很熟悉,這里為大家再講一則孟母的故事。

          孟子是個十分講究“禮”的人,他認為人生來就有仁義禮智這四種德性,“無禮義則上下亂”。孟子結婚后,有一回走進臥室,看到妻子著裝隨意了些,面露不悅,立馬轉頭離去。妻子向孟母請求回娘家。孟母認為自己兒子的做法不妥,遂對孟子說了下面一番話:“夫禮,將入門,問孰存,所以致敬也;將上堂,聲必揚,所以戒人也;將入戶,視必下,恐見人過也。今子不察于禮,而責禮于人,不亦遠乎?”孟母也許對廟堂之禮不及自己的兒子了解,但對于居家之禮的了解顯然勝過自己的兒子。同居一個屋檐下,家人相處欲合乎禮儀、避免尷尬,彼此都應給對方留出一個調整的空間,而這需要從細節處入手,例如進入廳堂,說話的聲音要高揚一些,以表示有人來了,聽見此話的人便有一定的空間和時間調整自己的行為。孟子聽了母親的話,“遂留其婦”,而聞知此事的人亦認為孟母“知禮而明于姑母之道”。

          由于古代婦女的角色偏重于家庭之內、操持戶政,因此對家庭用度的變化最為敏感。齊相田稷的母親,收到兒子贈送的一筆錢,田母敏感覺察到這筆錢可能來路不正,因為兒子為相三年,俸祿沒有這么多。她問這筆錢從何而來,田稷不敢隱瞞:“誠受之于下。”田母說:“吾聞士修身潔行,不為茍得;竭情盡實,不行詐偽;非義之事,不計于心;非理之利,不入于家”,田母應是帶著悲憤的心情說出這番話的,因為自己的兒子違反了上面的每一條。

          田母接下來從忠與孝的角度闡發自己的觀點,齊國以高官厚祿待田稷,田稷對于政事當竭盡所能,“務在效忠,必死奉命,廉潔公正,故遂而無患”,而田稷作為大臣,其所為與忠相去甚遠,田稷作為人子,其所為與孝相去甚遠。田母不僅將不義之財拒之門外,也要將不孝之子拒之門外。田稷幡然醒悟,主動向齊宣王認罪,齊宣王聽聞田母的教子之言后,大為贊賞,免除了對田稷的懲罰。

          為妻之勸

          與田母同樣敏感的還有陶國大夫荅子的妻子。荅子在陶國做了三年官,未聞眾人對他的稱贊,而其家財卻是以前的三倍,妻子憂心忡忡,屢次向他勸誡,可荅子聽不進去。到第五年,荅子回鄉省親,“從車百乘”,排場很大,鄉黨親戚都為本鄉本族出了荅子這樣一位大人物而高興,甚至擊牛角而唱贊歌,只有妻子在眾聲喧嘩中獨自掉淚。荅子母親見媳婦抱著孫子哭泣,頗為不悅,問她為什么哭。荅子妻說:“夫君能力有限而官居高位,必然遭遇禍害,沒有功勞而家計日盛,必然積累災殃。”她舉出楚國令尹子文的例子,子文治國,家貧而國富,國君尊敬他,百姓擁戴他,所以他能福延子孫,而佳名流傳后世,可自己的夫君卻正好相反,今日雖春風得意,而災殃就在轉角,她請求帶著孩子回到娘家。媳婦的這番話句句在理,卻沒有打動婆婆。一年之后,荅子果然被治罪,留下其母無人奉養,這時他的妻子帶著孩子又回來了。

          與其說荅子妻有先見之明,不如說她能保持清醒,而她的清醒來源于能“以義易利”,利是轉瞬即逝的,義的公理卻是顛撲不破的。下面我們要講述的這則故事,傳主能夠從細節中窺見趨勢,其勸誡的效果也更為明顯。

          春秋霸業,首推齊桓晉文。晉文公(名重耳)的經歷堪稱傳奇,他曾被迫流亡在外十九年,返回晉國后,勵精圖治,終成就一番霸業。重耳流亡到曹國時,曹共公不加禮遇,大概認為喪家之犬何須以禮相待?曹國大夫僖負羈的妻子善于觀察,僖負羈妻有一條識人的準則,“不知其子者,視其父;不知其君者,視其所使”,她觀察到重耳的三位仆從都具國相之資,“以此三人者皆善勠力以輔人,必得晉國。若得返國,必霸諸侯,而討無禮,曹必為首”,建議夫君早做打算。僖負羈聽罷,向重耳一行送去飯菜。后來,重耳回到晉國,將要討伐曹國,他令人在僖負羈居住的巷子口刻立石碑,以此為記號,要求晉國兵士不得進入騷擾,“士民之扶老攜弱而赴其閭者,門外成市”。僖負羈妻之勸,保全了許多人的性命,富有遠見卓識。

          博聞多識

          中國古代博聞多識、能詩會畫的女性不在少數。先秦時代,管仲有一個叫婧的妾,也是這樣的女性。

          管仲是春秋時期齊國相,輔佐齊桓公成就了一番霸業。有一天,齊桓公外出,看見一個人邊擊牛角邊以悲涼的歌聲吟唱,他讓管仲前去接待,原來此人名為寧戚,他見到管仲后,只說了“浩浩乎白水”一句話。管仲反復咀嚼這句話是什么意思,竟一連五天沒有上朝。婧見夫君面露憂色,試探地問他是因國事而發愁嗎,管仲以“非汝所知也”回答。婧說道:“妾聞之也,毋老老,毋賤賤,毋少少,毋弱弱。”“毋老老”中的第一個老是使動用法,即以之為老,其他亦然,但這句話仍是難解。管仲亦請婧進一步申論。

          婧舉姜太公的例子來說明“毋老老”:“姜太公七十歲時,在朝歌的市場上屠牛,八十歲時為天子之師,輔佐周文王、周武王,九十歲時獲封齊國,由此觀之,年老并非老朽到做不了任何事啊。”接下來她又舉伊尹的例子來說明“毋賤賤”:“伊尹不過是陪嫁過來的奴仆,但商湯任用他,使其位列三公,伊尹輔佐商湯,使天子之治太平,由此觀之,出身低賤并非人格與能力低賤。”婧一共舉了四個例子來說明年老、卑賤、年少、卑弱者未可輕視,這番話的目的,意在提醒管仲,自己身為女性也未可輕視。

          果然,這番話打動了管仲,他將先前遇到寧戚的事告訴婧,請教她“浩浩乎白水”是何意。婧的博學令人驚訝,她說古時有一首《白水》之詩:“浩浩白水,鯈鯈之魚。君來召我,我將安居。國家未定,從我焉如。”婧解讀到寧戚想出仕齊國、見用于齊桓公的意圖。管仲將此意向齊桓公稟告,齊桓公“齋戒五日,見寧子,因以為佐,齊國以治”。

          可以說,婧是君子可與之商討、謀劃事情的女性。男子為父、為夫,女子為母、為妻,兩者沒有孰輕孰重,兩者只有相互協調,才能使家庭這個社會最基本的細胞得到健康的發展,而家庭的健康發展,實與社會、國家的健康發展密切相關。

          中國古代書籍中,對于女性的記載不可謂少,但其中包含著男性的偏見、時代的偏見,讀者只要拋下這些偏見,仍能從中領略到中國古代女性的智慧與魅力。(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易舜)

        >>><<<
        欧美三级在线现看中文-污视频免费的软件下载-手机视频在线中文字幕-大飞网